欢迎光临 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

会员单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会员单位 > 会员单位
优化就业结构 提高就业质量
2017-10-29 16:03 未知 经济贸易促进会

  今年以来,我国就业形势整体稳定向好。与此同时,就业结构不平衡、就业质量待提高的问题依然突出,非标准就业、人工智能等新问题出现,这些给就业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带来了新的挑衅。

  重点就业问题需连续关注

  当前,在就业方面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仍不容疏忽。

  第一个问题,是就业结构问题

  首先,行业结构矛盾突出。当前,各行业就业形势差距显著,新兴行业,如互联网、电子商务、保险、基金、证券、交通运输以及中介服务等行业的就业景气指数相对较高;传统行业,如能源、矿产、采掘、冶炼、印刷、包装、造纸等行业的就业景气指数较低。测算显示,新兴行业与传统行业就业市场景气指数的差距高达26倍。

  其次,区域差距较大。一些地区就业形势持续向好,而一些地域,如大连、沈阳,目前就业市场景气指数仍较低。

  最后,重点人群的就业问题突出。在山西、东北等地的相关调研发现,目前,出现了新的“4050”就业艰苦群体。这些人受教育水平低,因而转岗存在困难。另外,这些人的就业观点跟以往下岗职员的情况不一样,由于当前我国托底政策等维护性办法比较好,这些人工作的踊跃性不高,甚至出现给他们供给岗位也不愿意去的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青年失业人群需要引起关注。目前,一些城市呈现了“啃老族”,这些人就业意愿下降,有的甚至退出了劳动力市场。

  在就业结构问题中,需要特殊关注的是去产能波及的问题。产业结构需要调整,劳动力结构调整确定要与之相适应,实现对接。产业转型了,人必需转岗,而在转岗过程中,必定有一段时间失业。不论将其归为结构性失业、摩擦性失业,或者是周期性失业,这些总会产生,这是市场经济的必然规律。目前,去产能工作推进难度很大,但是,解决结构问题是转型进级的必然要求,是不能躲避的问题。中国产业要转型,劳动力市场就需要增大机动性,为此,需要做许多工作。

  第二个问题,是就业质量问题

  推动实现更高质量的就业,是一项非常艰难的任务。在一项对山东淄博和四川成都中职毕业生毕业3年后就业质量的调查发现,中职毕业生就业率很高,就业率达97%,有的学校甚至亲近100%。但在引入就业质量指标后,通过对包含工资、工时、工作环境、社会保险、工作稳定性等七个指标的调查,发现就业质量问题依然比较突出。比如,这些毕业生毕业3年时,工资大概2250元钱,每周工作时间到达58小时,换算下来每小时工资不到11元钱。

  另外,中职毕业生,包括大学毕业生在内,非正规就业的比重日趋回升。国际上最新的概念叫非标准就业,在非标准就业中,确切有一部分属于新经济产业,这可能是本人选择的成果,就业质量也不一定低。但从收入、工时等角度看,一部分大学毕业生依然是被动的选择,就业质量不高。

  国家统计局委托中国就业研究所做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显示,大学毕业生首次就业率与教育部提供的数字——68%,没有大的差别。但这里面,非正规就业或灵巧就业的大学毕业生比例较高。

  第三个问题,是农业对就业的影响

  测算显示,2015年后,中国乡村富余劳动力涌现递减。但农业的问题非常复杂,其对就业的影响需要长期关注。好比,我国的大米等粮食作物自身竞争力不足,受到国外的竞争和挤压。农业的出路,也是农夫的出路,就是提高农产品的竞争力。而进步农产品竞争力,除了技巧先进,就得引入机械化,实行规模经营和土地流转。但假如农业要实施大规模的集约经营,要释放多少劳动力出来?这将给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带来一定的压力。

  第四个问题,是人工智能、机器替代劳动等技术进步给就业带来的影响和挑战。从前10多年间,我国的制造业都已经广泛实施了机器化。服务业范畴也面临着技术进步带来的挑战。国内外的发展表明,机器替代劳动加速的标记是主动售货机在服务业得到广泛采取。当前,一些企业开始斟酌机器换人,包括银行都开端考虑引进机器人。从长期来看,这对就业会带来负面影响。

  对前几回工业革命的研究发现,技术提高对就业的影响是中性的,就业人数有减少也有增加。但这一次技术革命不同。谈到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全世界的经济学家根本都是持达观立场,哈佛大学的Freeman教学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就是“谁拥有机器人,谁将拥有世界”。有研究表明,人类工作的60%,甚至80%,未来都有可能被机器替代。这个问题,我们应高度关注。

  完善制度深入研究就业新问题

  要进一步优化就业结构、提高就业质量,一些制度还需进一步完善,一些议题还有待深入研究。

  第一,要完善失业测量和统计。提议尽早颁布考察失业率,同时,进一步完善现有登记失业率指标体系,增加就业质量的反应指标,比如工资、工时、社会保障、工作环境、工作稳定性和职业发展等。需要认识到的是,对失业率指标是否优良的判定,不应过度关注其过高或过低,还应关注这一指标是否随着经济状况变化而变化,随着实际就业市场状况变化而变化。因此,增加敏感度,或者增加与经济变化的吻合度、丈量的敏锐度,是未来相关制度、工作改良的方向。

  第二,从深远来看,需要增强对一些就业问题的深刻研究,比方,非标准就业与标准就业是替换关系还是弥补关系,新技术革命与就业是替代关联仍是互补关系,关于适度教导和工作错配问题,当前和今后就业构造优化指数议题,等等,都需要加强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