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中国经济贸易促进会

会员单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会员单位 > 会员单位
毕业生年薪25万折射工资“技能偏好”
2017-10-31 10:00 未知 经济贸易促进会

  盘和林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最近,两则关于大学毕业生薪酬的新闻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

  一则是,近日一份2018届互联网校招高薪清单在网络传播,清单显示了众多知名互联网企业技巧类岗位的年薪水平,动辄都是30万以上的出价,而从拿到这些企业offer(录用告诉)的同窗反馈来看,这份清单显示的年薪水平比较准确。另外,今年互联网企业中研究深度学习、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岗位比较炽热,在他们看来,校招年薪25万人民币只是“白菜价”。

  还有一则是制造业就业大学生月收入持续5年增长。近日,第三方公司麦可思研究发现,在制造业就业的2012-2016届大学生毕业半年后的均匀月收入程度连续回升,本科生从2012届的3337元进步到2016届的4249元,高职高专毕业生从2012届的2708元提高到2016届的3633元。电子电气仪器装备及电脑制造业,机械五金制造业,化学品、化工、塑胶业是吸收较多大学毕业生的制造业相关行业。

  这两则新闻当面折射的是我国劳动工资市场中一个信号:依照一般经济发展规律,在刘易斯转折点(即劳动力多余向短缺的转折点)和第一次人口红利消失之后,我国必定阅历产业结构和技术结构的进级,而劳动力也将出现显著的“技能偏好型”,即市场对高技能的劳动者的需求越来越大,并愿意支付更高的报酬。这一趋势在未来将越发显明。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我国大学生教育的专业与我国产业构造不匹配等因素,导致大学生就业相对艰苦,起薪较低。与此相对应的是,刘易斯转折点到来之际,广泛呈现非纯熟的劳动力缺乏和一般工人工资上涨的现象,甚至有人惊呼:大学生工资不如农夫工。有数据显示,2001年-2010年期间,拥有高中以上教育的农夫工,其相对教育收益率由80.4%下降到57.1%。

  实际上,刘易斯转折点到来之后,的确会出现非纯熟工短缺的现象,但这并不会持续时间太长,因为随着产业结构的升级必然会冲击这些人的就业。美国也曾出现这一现象,经济寰球化和知识经济的降临,低端岗位或受教育程度低的就业者成为劳动力市场的软弱群体,要忍耐更长时间的无就业复苏(即就业并不随经济复苏而增长)。实质上,是人力资本不能适应产业升级所带来新的就业需求。

  最近30多年来,大学毕业生相对高中毕业生的收入优势在持续扩展,很大水平是因为“技能偏好”的原因:市场对于高技巧劳动者的需求越来越大并支付了更高的报酬,非技术职员与技术劳动者之间的差距拉大。

  我国城镇劳动力市场上的教导收益率也涌现了显著的提高,浮现了显著的“技能倾向型”工资变化,而且这个现象随着经济发展程度会越发显著。例如:东部地域视为经济高发展阶段,中西部地区视为经济低发展阶段,东部城镇初中、大专、本科和研究生月工资分离是中西部地区的1.46倍、1.63倍、1.81倍、2.02倍,其中200万人以上的超大城市中,治理技术人员的小时工资是服务人员的1.99倍。

  由此可见,“大学无用论”是一种不科学的论断,更不具备长期性,在当前知识经济时代,很难想象一个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能在劳动力市场上具有长久的竞争力。在这个意义上,毕业生年薪25万与制造业就业大学生月收入连续5年增长的新闻供给了一个劳动力市场的踊跃信号,即经济增长对人力资本提出了更高要求和私人回报。针对未来进行人力资本积聚,不仅是中国家庭的正确选择,也应是政府政策的着眼点。